书摘 /殡葬业林依晨 许伊妃走过忧郁症看尽死亡的重生-世界历史故事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书摘 /殡葬业林依晨 许伊妃走过忧郁症看尽死亡的重生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06日 21:49:54

书摘 /殡葬业林依晨 许伊妃走过忧郁症看尽死亡的重生

书摘 /殡葬业林依晨 许伊妃走过忧郁症看尽死亡的重生

许伊妃年纪轻轻才26岁,却已经有11年的殡葬业资历。她更是台湾第一位获得日方认证的送行者。在新书《把自己变成光》提到自己怎么走过忧惧症,怎么在泪水与震撼实习中毕业。曾经是千金小姐,家在精华地段20年就有价值3000万的房子。但父亲的一场负债,家散了,什么都没了。选择从事大家忌讳的殡葬业,是因为她早早「巧遇」更好的自己。新书封面照,在柔和的光线里,清丽淡雅如林依晨。▲许伊妃,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认证资格,看尽死亡悟得重生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从云端坠入谷底 许伊妃早熟懂孝顺离婚的当年,爸妈负债千万,我很佩服我的爸爸,他没有跑路、没有不要我们,甚至没有打算让孩子们承担一分一毛的债务,他就这样一个人撑了过来。求学阶段,只要打电话给爸爸,就是要学费。这几年,爸爸告诉我外债都告一段落了。今年,我看见爸爸终于出国玩,坐游轮,终于可以开始过自己的生活,我好替他高兴。我不管上一代的恩怨,但我爸爸没放弃过我的手,至少爸爸现在还是我最强的后盾。我不怨了。谢谢上天,让我在你健康的时候就后悔,让我还有时间去道爱、道歉、道谢!前天下着雨,爸爸骑机车来接我去坐火车,我看见爸爸穿着黄色轻便雨衣,把好的雨衣留给我穿,「原来⋯⋯这就是爸爸⋯⋯」原谅我的不成熟,已经20 岁的我,应该要跟爸爸交换雨衣,或是换我接送他才对,但是请原谅我,想要永远当爸爸的孩子,想要感受这个我从来不明白也无法不把握的当下。我坐在爸爸的身后,爸爸那样为我挡着雨,就像从小到大帮我挡下的所有风雨。我惭愧地看着爸爸的皱纹,才惊觉了岁月的痕迹。这场大雨,浇熄了我内心不平衡、不圆满的呐喊。以前,我总觉得自己很可怜,总是觉得自己缺乏爱,内心层面充满了对这个家庭失败的不满。但现在我只想求父母都平安都健康,求求时间别让他们再变老了⋯爸,谢谢你爱我,我不怨了,你也不要愧疚了。谢谢你为了我们坚持着。爸爸,对不起,谢谢你;我爱你。什么是爸爸,就是宁愿自己吃苦,也要把最好的都给你▲许伊妃(前右二),懂得父母对她的深爱,不再叛逆,珍惜及时行孝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日本的第一次实习「奶奶刚满99 岁⋯⋯」2018 年7 月8 日,是我在日本的第一场葬仪实习。像8 年前踏入殡葬业的第一次实习一样。这天的我,一样站在一旁看着,但不同的是,眼前的前辈是这样专业细心,一步一步引导着家属。遗体化妆仪式开始之前,打开包复遗体的布,眼前是一位看起来大概80 岁的奶奶。先做基本处置,让嘴巴闭合,接着参与家属近三十位,一起进入小小的化妆间,每个人带着愁悲的神情在一旁看着;突然间,家属说了一句:「奶奶刚满99 岁⋯⋯」在一旁听见的我,看着奶奶,真的觉得自己真的真的好有福气,我在心里头说着:「谢谢缘分给我机会,谢谢祢成为我的老师。」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此刻觉得自己和亡者之间的频道重新连线了。我对自己说过,我好像因为祢们而存在似的⋯⋯▲许伊妃,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认证资格,看尽死亡悟重生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在家属还没有到这个化妆室之前,我看着前辈细心动笔,她抬起头微笑问我:「阿嬷很美吧!」因为这一句话,我确定了我很幸运,我在这里的第一次实习遇见了好前辈。即使是将近三十双眼睛盯着前辈化妆,前辈也能在一个最恰当的时间点抬起头对家属说:「妈妈生前一定很爱漂亮对吧,皮肤很好耶!」一句话,暖化了这个冰冷的化妆间。亡者的先生,用一种「哈哈被发现了」的笑声回应:「对呀,真的超级超级超级爱漂亮的。」其他家属也收起脸上紧紧的面容,开始和纳棺士笑着讨论着婆婆的生前,在婆婆的面前,回忆祂的生活。一直以来,我都相信简单的化妆过程是整场丧礼最重要的环节,但重点不是在于你的化妆技术多好,而是你能够让家属在这短短的化妆过程中,抒发多少情绪和说出多少想说的话。▲许伊妃,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认证资格,看尽死亡悟得重生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一个殡葬工作者在与家属一起面对遗体的时候,能在这个家属最脆弱的时刻给予家属什么,这个温暖家属的用心程度,真的会直接反应在他们对你的态度上。短短半个小时结束,前辈却得到二十几位家属的点头,当她替亡者画上口红的那一刻,我看见将近一半的家属强忍泪水颤抖的神情,展现出来的「感动」⋯⋯这是我一直以来认为殡葬能够给遗族最大的帮助,这个看不见却最重要的东西──「悲伤辅导(grief-support /グリーフサボート)」。最后纳棺师和家属互相鞠躬之后,我用了这里的最敬礼,对这个第一位带我实习的化妆师鞠躬说:「辛苦了,真的谢谢您。」而且眼眶泛着泪。▲许伊妃,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认证资格,看尽死亡悟得重生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我爱你就像你爱我一样 懂得无常不知何时会到这天,「医学概论」的老师给我们看了一段纪录短片,虽然课程叫作「医学概论」,但其实是对日本的安宁医疗和文化做讨论。影片的内容是一位看护师和在家医疗的家庭200 天记录。故事的主角是临终的老人、,还有一个有着视障的女儿由老人自己选择的医疗团队。▲日本送行者电影,给许伊妃深深的感动。(图/车库娱乐提供)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片段:爷爷直到咽气前的最后一餐,都是这个看不见的女儿准备的,躺在床上无法自由走动的爷爷,即使已经无法咽下太多的食物,却是自己动起筷子吃饭,缓缓地吃了两条面条后,说了一句:「我吃饱了,可以收了。」「爸爸,好吃吗?」女儿问。「好吃,妳这丫头煮的都好吃。」他笑咪咪地回。▲日本送行者电影,给许伊妃深深的感动。(图/车库娱乐提供)从这个短短的对话中,我感觉到满满的爱与互动,相信患有视障的女儿煮不出什么真正精致的餐食,我也非常肯定年迈的爸爸吃不出什么特别的味道,但这就是「无私、无我、无所有」的照顾吧。虽然女儿眼睛看不见,但在准备爸爸的餐食之前,也能够把自己照顾好,而爸爸也是一直到最后一刻都选择自己动手吃饭。不久,居家照护医生接到了电话。爷爷离世的这一天终究到来。准备写下死亡证明时间的医生这样问:「最后是女儿发现的吗?」女儿微笑点头回答:「嗯,是的。」「那老先生真的很幸福!」「我摸了我的手表,显示是11:40。」「好,那死亡时间就照妳说的写上去。」女儿笑着点点头,露出无法掩饰的幸福感。这段看起来没有什么重点的对话,却是一个医生给家属最大的力量。这些岁月,父女的一切真的就如同生命共同体,而这个11:40,是父女俩最后的连结⋯⋯将佔据只能继续往前走的女儿后半辈子人生的时间连结点!我们全班掉着眼泪撑着鼻涕才上完这堂课。「我爱你,就像你爱我一样。」这句话足以贯穿照护者和父母之间的全部,也是我和父母亲经常互相道爱的字句。▲日本送行者电影,给许伊妃深深的感动。(图/车库娱乐提供)「任何人都人能够牵着你的手,但接下来的路,每个人都得自己走。」这是我从生命尽头看见的人生样貌,漫漫的人生,飞速的生命,也无非于此⋯⋯年轻女孩看尽死亡的重生 谢谢一路的贵人原谅我这个小女孩,即将从今天开始踏上生「义」之路,我将变得更成熟,我将为了自己和更多的人,做更大也更多的努力,让我的生命更有意义;就算没有意义,也尽全力地让一切有意思。这个故事的结束之后,也在另一个蜕变阶段开始之前,我想对自己做一个告解:「嗨,许伊妃,透过一个阶段的结尾,妳得改变过去所有的不成熟,控制更多的不稳定,从双捧的手心,转换成向下的给予,因为每个下一秒,妳都得长大一点一寸。」我也想在这做最大的感谢,感谢这些年,在我二十五岁前遇上的所有人事物,在2019 年以前栽培我的所有贵人、同业前辈、一路支持我的读者们!无论是好的相识,还是各种善恶缘分交集,我想对你们致上一百万分的感谢、歉意、爱意,但也在这里挥手告别2019 的许伊妃,接下来,2020 我们都将更好了,我们终于知道该怎么活了!▲许伊妃,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认证资格,看尽死亡悟得重生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在殡葬圈子里步行近十年,我总是遗憾着很多:想向遗体做更细心的处置碍于现况总处处受限,想给家属真正有效的葬仪却受观念限制总无能为力,想对想学习殡葬的新生代们分享学习经验却无从起始。这短短的三行,将会出现在我未来生命中的每一分寸,记在我的脑袋;也刻在我的心。我将带着这样的初衷,也带着一路上你们对我的期待,透过精灵茶会讲座,我们一起从「终」学习,一起在终点发现起点,一起面对生命原来是这样一回事。我们做的一切,就是拆开「死亡」给我们最棒的礼物,你会看见原来里面有闪亮的「生命」。我是许伊妃,我从生命的最末端,看到了起点。▲许伊妃,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认证资格,看尽死亡悟得重生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毛毛虫的辛苦蜕变 正是蝴蝶美丽的开始也像许伊妃的母亲在推荐序形容女儿的,在成为美丽的蝴蝶前,一定要先经过毛毛虫的辛苦蜕变。不舍女儿走过的苦难,却也欣慰女儿找到自己的路。也像在许伊妃自己在书开头所言:既使我无时无刻可能都在怀疑:光在哪里?但我依然勇敢地告诉自己:一定要跨越这个短暂的黑暗,一定要看见那道光。▲许伊妃,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认证资格,看尽死亡悟得重生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许伊妃档案第一位被日本正名的送行者,精灵茶会创办人;年仅26岁、却已有11年殡葬业资历,脸书贴文〈做工不丢脸〉、〈最小的家属〉超过13万人感动按讚;2017年出版《黑暗中,我们有幸与光同行》。每天经历生老病死,阅过无数的眼泪与懊悔,带着爱走过忧郁,在黑暗中成为自己的光,她希望颠复一般大众对于殡葬业者的刻板印象,证明像她这样的生命工作者,并不只是人生的「终」,而是多画一笔就满的「圆」。 ▲许伊妃,台湾第一位取得日本送行者认证资格,看尽死亡悟得重生。(图/时报出版提供)本文摘自时报出版《把自己变成光》